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远方来的3P
远方来的3P

远方来的3P

午后的阳光从窗帘缝隙透进来,在房间有些昏暗的墙上形成一串耀眼跳跃的图案。我和情人小谢懒懒地躺在床上,共享下午这美好的时光。除了双休日、节假日或有别的特殊安排,我们每天中午都这样亲密地呆在一起。
-算起来,我们在外租用公寓,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了。在这一年半里,我们总是聚少离多,能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常是如此的依依不捨。-
睡醒一觉,已经是下午两点半,往常这个时候,我们早已坐在办公室里上班。但今天不知为什么,我们都毫无去意,只想慵懒地呆着。
-女人的脑袋依偎在我胸前,光洁滑腻的身体蜷缩在我怀里,睡意朦胧的脸庞热乎乎的,带着淡淡的绯红,我的手在她背上的皮肤轻轻掠过,又爱抚她略显凌乱的柔软长髮。这个30多岁的女人总是那么叫我迷恋。-
被窝里瀰漫着从女人下身散发出的精液气味,那是午睡前我在她阴道里激情狂射的精液。每次做爱后我都不允许她去清洗,让自己的精液充盈女人阴道,那感觉真好。轻轻捏玩情人的双乳,坚挺颤动的肉球在我掌心被玩得变形,听着她娇滴滴的呻吟,心里涌上一种对猎物征服的快意。
-我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一接听,高兴得纵身起来,哈哈,阿柳打来的!
-阿柳是我的铁哥们,属于那类从小撒尿玩泥巴,一起快乐成长的朋友。只是,大学毕业后因为各自工作在不同的省份,互相来往少了些。但,儿时的友谊往往是牢不可破的。-
阿柳任某市房地产公司老总已有十多年的历史,风流倜傥的他玩的女人不计其数,但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玩过3P,并且对玩3P一直神往。-
阿柳告诉我:他乘4点多的飞机,晚上抵达我们这座城市。
-放下电话,我捧起小谢的脸蛋狂吻,嘴里快乐地胡言乱语:「噢,我的小骚货,等我朋友来了,我们两个男人一起日你,和你玩3P……」
-和情人在床上鱼水之欢时,我总是以最粗俗的民间语言侮辱她,她早已习惯我这一切,并把这视为男欢女爱的另类语言。-
「你胡说什么呀,我才不呢……」女人撅起小嘴,满脸羞涩。
-我知道,我真要玩,她不会真反对的。一年多来,我带她玩过好几次3P,那种销魂的感觉肯定叫她铭记于心。-
阿柳晚上抵达,不巧的是,恰好这天我值班,我们无法见面。-
第二天,也就是11月3号,下午4时许,我藉故离开单位,小谢开车来接我。女人身着灰黑色裙装,里面的白衬衣点缀着领口,端庄严肃中带着几分娇媚。
-很快来到阿柳入住的翠湖宾馆,在大堂里,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早在等候,相隔多年后,我与阿柳再次相聚。-
阿柳是北方人,但在南方长大,算是北方的人种南方的智慧,北方汉子的堂堂仪表,加上南方男人的精明强干,很是令众多女子为他动心。阿柳估算,他操过的女人不会少于500个,当然,这仅仅是良家的,妓女嫖了多少,恐怕连他也算不清了。-
寒暄片刻,我带着阿柳和情人,来到翠湖宾馆附近的一家茶馆,要了个包房。这家茶馆位于翠湖沿路的背街小巷,门前绿树掩映,非常清静,价格也公道:包房费60元,附带茶水点心,客人可以使用房间到凌晨1点。只要客人不按门铃,服务员轻易不会来打扰。在我和小谢认识不久的时候,曾在这包房里操过她。-
阿柳不明就里,见我带着情人,便表现得很正人君子,三人一块喝茶聊天,内容全是些工作家庭之类的话题。我向阿柳暗示小谢是「同道中人」,阿柳仍不明我意,聊天谈话依然正规。
-本来,我是想让阿柳与小谢先认识一下,如果彼此能够接受,我们两个男人便与小谢在包房里亲摸调情,可阿柳根本不懂我的良苦用心。多年不见,再好的朋友也有难沟通的时候,包括女人问题。
-一晃2个小时过去了,买单的时,趁小谢到卫生间,阿柳责怪我:「原来以为你可以找一个陌生女人来玩,你却把『小』(情人)带来,弄得我哥俩说话都不方便!」
-我哈哈大笑说:「怪你听不懂我话中之音,小谢本是同道中人,可以一起玩得啊……」
-「啊!和你情人玩?」阿柳惊愕张大嘴巴。
-我点点头。-
「不好吧?不行不行,我实在拉不下面子。」阿柳直摇头。-
「没事的……」我笑着正要解释,小谢进来。
-已经没有时间实施我的第一步计划了。-
这晚,本市业务对口部门宴请阿柳,我们也不客气,以阿柳朋友身份参加晚宴。-
心里一直想成全两男一女激情的好事。10点多晚宴结束,我邀请阿柳:到我们的小家看看。-
我们的公寓接近城郊,是一个单位新建成的职工住房,大院内住户不多,花草林木郁郁葱葱,到了夜里,空气中瀰漫着夜来香的浓郁气味,花园周围隐约透来几户灯光,更显静谧。-
我们的住房在三楼,进屋是宽敞的客厅,紧邻客厅是大小两间卧室,外带一个卫生间。我和阿柳在沙发坐下,小谢忙着烧水泡茶,尽极主妇之谊。
-一杯茶还没喝完,女人的手机响了,估计是她丈夫打来的,我示意阿柳别吱声。小谢走进卧室,隐约听出她在搪塞什么。等她出来,我问:「是不是他(丈夫)打来的?催你回家?」
-少妇点点头,表情有点严肃。怕她回家被丈夫教训,我说:「那你先走吧,别闹得不愉快。」阿柳在旁边也附和着,催小谢先走。
-「不,我再陪陪你们,一会送你们回去。」女人语气很坚定。看她坚决的摸样,我们没再说什么。-
三人坐在沙发上,我居中,阿柳在我左侧,小谢在我右边。有女人在旁边,阿柳仍然放不开,一支接着一只地吸烟,东扯西拉,聊得不是很畅快。-
很想让阿柳放开点,我便把话题扯到我的色情作品上,阿柳对我当小谢的面谈这些很惊奇,悄声问:「你的这些事小谢都知道?」-
我笑着点头,叫小谢到客厅对面打开电脑,让阿柳欣赏欣赏我的作品。坐在电脑前,看着《黄色的岁月》,阿柳渐入佳境。-
看着阿柳入迷的背影,在阿柳背后不远处,我抱住女人,伸手进领口一把揪住乳房,捏定奶头不放,一脸坏笑。-
奶头是少妇身体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她趴在我怀里,身体冲动的发抖,眼望阿柳的背影,想呻吟又不敢叫,可怜巴巴地小声央求我把手拿出来。
-轻轻含着她的耳垂,悄声对她耳边嘀咕:「一会我叫阿柳,对你吻摸不做?」女人摇摇头悄声道:「我只想和你做……」
-身体已经瘫软,我的色夫人还嘴硬。-
看完几篇作品,阿柳回头关切道:「时间晚了,小谢请先回吧,我们哥俩单独聊聊天。」-
「不,过一会我送你们。」女人仍然坚持着。我知道,少妇想玩。-
阿柳起身,我关闭电脑,大家一块走向沙发。我有意放慢脚步,让阿柳先坐下,又侧身搂住跟在我后面小谢的腰肢,少妇紧迈两步到我面前,我顺势一推,把她按到沙发中央坐下。女人紧挨着我,坐到阿柳和我中间。-
少妇半个身子依偎着我,一副小鸟依人的温存模样,我轻轻搂着她的肩膀。三人无言,气氛有些尴尬。小谢抽身起来,从面前的茶几上捧起茶杯递给阿柳,又将我的茶杯送到我嘴边:「你们喝茶……」抿着茶水,大家心理似乎放鬆一些。-
一只手抚摩女人套着外装的肩膀,忽然心里一动,随口道:「衣服那么厚,你不热吗?」-
「不热……」女人低下头。
-「一定热了,我帮你把外衣脱了。」放下茶杯,我的双手移到少妇胸前,熟练地解她领口的扣子。
-「嗯……」女人面带羞涩地用手抵挡,良家少妇被调戏的媚态溢于言表。外衣很快被我解除,洁白的紧身内衣令人眼睛一亮:曲线凸凹的身材、随呼吸上下起伏的双峰……阿柳目光如炬,眼睛盯着女人雪白的脖子。-
随手,我又解开女人的髮结,乌黑柔顺的长髮霎时飞洒而下,掩隐在秀髮中女人俏丽的面孔,更显得楚楚动人。我头靠沙发,时而撩拨她柔顺的长髮,时而情抚摸她白腻的脖子,时而捏捏她水嫩的脸蛋……,充满对猎物的随心所欲。
-侷促之中,少妇发出轻微的鼻息,慾望开始在她体内腾生、扩散……我温暖的手顺着她的躯体,逐步移动到她的大腿上。「哦……」女人忍不住轻喘一声,身体靠我更紧。
-斜眼看过去,不知何时,阿柳的手已经探到少妇的背后,轻撩她披散的黑髮:「你的头髮好漂亮……」阿柳讚美着,歎息着,宽大的手掌同时顺着女人的背脊,延伸到她靠我这边的身体侧面。-
女人脸蛋绯红,她身体颤动了一下,彷彿又僵住。她秀美的双眼盯着面前的茶几,闪烁出几分慌乱、几分迷离。
-我的心也提到嗓子眼,目光一动不动地注视眼前这一幕。只见阿柳的手慢慢滑进少妇的腋窝下面,穿越她手臂与身体夹缝,游走到高高的乳峰前……女人搓擦着自己的双手,低下头,闭上眼睛……阿柳五指张开,对準我情人胸前高耸的肉球猛扣下去。「嗯……」少妇一声娇喘,身体一歪,斜靠到阿柳怀里。男人将脑袋埋在女人的肩膀上,发出沉重呼呼的喘气。阿柳的大手肆无忌惮地在我情妇的胸脯一侧捏弄,少妇挺拔的乳胸,在他的魔爪下迅速变形……大把捏揉我女人这边乳房同时,阿柳另外一只手一跃而起,飞速插进小谢的领口,钻进衬衣里……他直接抓住了我情妇的乳房!-
「啊,老公!老公!救我……」少妇哀号着,声音柔婉凄切,散乱的秀髮遮住了她的面孔,身体却软软倒在阿柳怀中……一种刺激的兴奋感传遍全身,掀起女人的裙子,我的手探了进去,包裹长统丝袜的玉腿好柔滑,顺着肌肤柔软的大腿内侧往上,手指触到她柔软三角地带,手掌猛按上去,指头在隆起的阴部奋力搓揉。-
「啊……不……不要……」女人小声央求着,带着哭腔,双腿却已大大张开,娇小的身体更加柔弱无骨……突然,少妇的身子颤动一下,感觉她的胸脯往上一挺,双腿紧紧夹住我的手。-
抬头一看,呵……,我情妇的衬衣高高捲起,粉色的杯形乳罩斜歪到侧边,她白皙平滑的小腹上面,在阿柳魔爪的大把搓捏下,一边丰韵洁白的乳球在颤颤发抖,乳尖葡萄粒般的奶头,因充血而紫涨发亮……,在女人胸脯的另一边,阿柳的脑袋伏在上面,早将女人的肉感十足的半个奶子吞进口中,尽情撕咬、吸吮……男人的伺弄令少妇的骚劲涌上来,零乱长髮掩盖不住女人面孔娇媚的兴奋,绯红的面颊双眼紧闭,微微张开的红唇小口充满着情慾的期待。她的大腿不由自主自动搓擦,身体在微微扭动,我抚弄她裤裆隆起阴部的手,逐步感觉湿湿的、温暖气息的的浸润。-
少妇思春,梨花带雨,粉脸通红,醉眼迷离。我可爱的女人……从少妇的双腿间抽出手,捧起她的脸,温情地吻上去,「呜……」随着从喉头发出的一声娇喘,少妇递过她的香舌,在我嘴里灵巧吞吐。轻轻咬住女人柔滑的舌尖,我掉入狂吻的深渊。
-「哦……啊……」女人突然鬆开口,手指紧紧抠住我肩膀,身体剧烈扭动。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女人的内裤连同长筒丝袜已被拉到脚跟。在她凝脂般的两腿间,在她浓密黑亮捲曲的阴毛下面,阿柳的两个手指深深插入了她的逼,有力地在她温湿的蜜洞里来回冲击,随着手指的插进退出,清晰听到「咯兹咯兹」的声音……觉得小弟弟发涨,裤裆被顶起高高的帐篷。-
说了声「我们到床上去!」,我抱起女人轻柔的身体,迫不及待地沖进黑漆漆的卧室。高高举起女人的身体,在她惊恐的尖叫声中,毫无怜香惜玉之意,恶狠狠地将她摔到床上。斜了一眼可怜横卧的女人,转身开灯,又绕到女人靠头的床一边脱衣服裤子。-
阿柳也跟了进来。-
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我跨步上床跪在女人面前,飞快剥掉她的上衣,在下身黑色裙子的映衬下,女人赤裸的上身更显雪白细腻,盯着歪歪侧着脑袋,一对白嫩乳房在晃蕩的情人,我敏捷的双手飞越过去,一下捏住她褐黑色的奶头,用力往上一揪--「啊……噢……」随着我拧捻奶头的手指凌空旋转,女人不由自主地挺起雪白的身体,轻微疼痛加上剧烈的刺激令她秀眉紧蹙……与此同时,阿柳也迅速拉下了少妇的裙子和内裤,手指再次深深插进她的阴道……随着阿柳指头出入频率的加快,女人蜷曲的双腿不由自主在床上来回搓动,在她肉感十足的屁股下的床单上,留下一道清亮的淫水。-
掰开她死死抓着床单的手,拉到我的裤裆,慾火中烧的她立刻握住我的大肉棒,娴熟有力地套弄起来。当我陶醉的闭上眼睛时……突然,听到少妇发出更为刺耳的尖叫:「嗯……呵……」-
睁眼一看,发现小谢已把脸转到另外一侧,她的手正慇勤地套弄着另外一个肉棒--阿柳正隔着女人性感的身躯,与我面对面。在少妇的纤细的手抚弄下,阿柳的龟头正一点点从包皮里露出来,变得紫红,逐步膨胀。-
好淫蕩的骚婊子!我热血沸腾,肉棒昂首沖天从内裤侧边挺出来。
-脱下内裤,迈步到少妇下面,分开她白腻的双腿。只见阴毛包围的两片黑褐阴唇中间,亮晶晶的液体已经从红嫩的肉缝中渗涌而出。
-呵……呵……,骚逼,欠操的骚逼!-
我手扶肉棒,暴涨的龟头昂首抵住女人的阴缝。把女人的双腿抬到肩膀上,身体往前一倾。
-「噢……老公……」女人一声尖叫,随着触电般酥麻的感觉从鸡巴闪到全身,只觉得龟头一紧,我粗大的鸡巴应声陷入温暖湿滑的温柔之乡。-
像一个一往无前的勇士,我热血喷涨的鸡巴狠命地抽送,龟头穿越她短小温暖的阴道,一次次直接顶到子宫,无情地蹂躏隐藏在阴道最里面的宫体!
-「啊……噢……」女人凄厉而放蕩的淫叫声顿时充斥整个空间。
-在我眼前,阿柳呼呼喘着粗气,他握住女人的手,以更快的节奏套弄鸡巴,他的阴茎全面勃起,青筋盘根错节……眼前的情景,令我的慾火和怒火交织全身,鸡巴在她阴道里一次比一次更为猛烈地冲刺,无情地沖捣她隐秘深处的花心!突然,我想射……急忙抽出,迈步到床下,站到女人眼前。
-跨到女人的脸上面,粗鲁地将情慾迷乱少妇粉嫩的脸置于我的跨下,手扶硬邦邦的大鸡巴,把沾满白乎乎淫水的龟头,在她热烘烘的脸蛋上胡乱涂抹,在她秀丽的脸庞留下道道痕迹……阿柳翻身压倒我女人白嫩的躯体上,躬身急切地咬住她挺拔乳房上的奶头,用力吸吮,又俯身下去,用舌头在女人平坦小腹上的肚脐眼轻舔。「哦……噢……」我的情妇受用的面色红晕泛起,不由自主举起双腿,期待着男人鸡巴的挺进。-
少妇阴毛横生的双腿内侧,阿柳用手引导着直立粗大的鸡巴,屁股一沉,「啊……天哪……」凄厉的哀叫中,阿柳粗壮的鸡巴顿时淹没在女人浓密的阴毛深处,淫蕩的旋律再次在房间里迴荡……在女人张嘴浪叫露出柔软舌头的剎那,我迅速将鸡巴插进她的小嘴,直抵喉头,「嗯……唔……」在她低沉的声音里,一阵令人眩晕的酥麻刺激,从龟头传遍全身,我的鸡巴卷入快乐的漩涡。
-「嗯……呵……」阿柳喘息着,他的头不时碰到我的胸脯上。在少妇张开的双腿之间,他的屁股上下起伏缓慢抽动,我情妇不时抬起屁股,淫蕩地迎合他,急切地渴望阿柳的鸡巴进入更深……「啊……」忽然,阿柳一声轻吼,身体不动了。他的屁股死死地沉下去,大鸡巴深深顶住我情妇的阴道……看着他紧闭双眼享受的样子,我问:「射了?」
-「正……在射……」阿柳的声音已经变调。
-半响,阿柳抽身离开。-
我飞身上床,分开女人的双腿,眼前的情景令我恍如进入梦境:阿柳乳白色的精液从少妇红嫩的洞口汹涌而出,如爆炸般放射的精液痕迹布满女人的阴道口周围,精液的洪流还在奔腾不息,像瀑布一样顺着阴道口淌下会阴,汨汨彙集到屁股下面的床单……淫乱的春梦醒来……我把大鸡巴对準女人被精液淹没的洞口,恶狠狠将身子地往前一倾,毫不费力地,我的肉棒再次钻进女人粘滑无比的阴道,身体在她身上大幅度运动起来。
-我呼呼地喘着粗气,边抽插边咬牙切齿地问:「小骚货,阿柳日得舒服吗?」-
「啊……不……」女人紧闭双眼,不敢看我。她娇小的身体被我顶撞得前后摇动。
-「装逼样,舒服吗?!」我发狠地一把扯住她的头髮,她的脑袋顿时歪斜到一边。
-「噢……舒服……舒服……」被凌辱的女人一脸委屈。
-「喜欢阿柳日你吗?」我追问。
-「噢……老公求你……别问了……」女人可怜巴巴地。
-我抬起她的双腿架到肩膀上,换了个角度,令她身体在床上转移90度。全身的力量完全集中到她的阴道里,抽送更有力,感觉冲撞她子宫的龟头似乎已经麻木,但疯狂的顶撞却更为无情:「臭婊子,快说!」-
「喜欢……我喜欢……」女人张口了。-
「喜欢什么?」我仍不放过她,抽插幅度更大,整个床铺随着我的攻击在倾斜,似乎摇摇欲坠。
-「嗯……噢……」少妇兴奋地浪叫着,身子在起伏,一对白嫩的乳房在翻腾,我鸡巴对她小逼得猛烈攻击令她忘乎所以。
-我气急败坏,双手一下捏紧她的奶头,死力搓拧,命令:「蕩货,快说!」
-「啊!疼呀……」女人大叫起来:「我说,老公我说,我喜欢阿柳日我……老公饶我……」我的凌辱令女人羞耻感丧尽,淫蕩的本性暴露无余。在少妇带着哭泣的哀求声中,我感觉鸡巴被紧紧箍住,她的阴道在颤抖中一阵阵紧缩,在吸吮吞噬我的龟头。-
我的小骚货,她进入高潮了!。
-我猛地将大鸡巴顶到女人阴道最深处,紧紧抱住女人的上身,捧着她秀髮凌乱的脑袋,与她亲密地脸贴着脸,与此同时,龟头一阵酥麻,意识模糊,耳边传来女人进入高潮时候的磨牙声,狂躁的精液一泻千里……清醒过来,发现阿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卧室。从少妇身体下来,分开她的大腿,静静欣赏我的杰作:少妇整个阴道口被精液敷呈乳白色,阴道口周围的阴毛,更是挂满精液的浪花……女人仍无力地躺在床上,醉眼微睁,似乎意犹未尽。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淫色的念头,捏捏她的脸蛋,淫笑道:「晚上回去继续勾引家里的他……」-
少妇轻轻摇摇头,温柔看着我,但从她挂着甜甜笑容的眼神里,我猜得出,她想……此刻,已是午夜12点半。
-小谢开车,先送阿柳回酒店,然后送我。她有些担心地问:「今晚这样玩,会影响你们朋友关係吗?」
-我笑着摇摇头:「不会。」
-次日,这天是11月4日。小谢告诉我,当晚回到家已经1点多,丈夫早睡了。她像往常一样,到家时间晚了,就回自己的小房间睡觉,没有与丈夫同床。-
睡觉前她没有清洗,整个夜晚,她都在我和阿柳精液的气味包围中睡眠,休息得非常好……这天,阿柳离开本市。因为要上班,我没有为他送行。
-电话道别时,阿柳关切问小谢回家与丈夫吵架没有,又问:「昨晚那样玩,会影响你们情人的关係吗?」
-我同样笑着摇摇头:「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