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化妆品推销者
化妆品推销者
  我叫白鹏鹍(kūn),十七岁,今年刚刚参加完高考,因为成绩不是很理想,没有考上大学,于是决定放弃学业,等着接自己父亲的班。

  我的父亲白山,四十二岁,是京都有名的企业大亨,所以我并不担心自己因为放弃了学业而会被饿死。

  我家住在紫玉山的别墅区,住在这里的有很多的明星大腕。

  我并不是家里的独子,我还有一个比我大2岁的姐姐,因为爸爸有钱,当时交了十万元的罚款把我生了下来。

  我的姐姐叫白梦蕊,身高有175CM,姐姐酷爱各种极限运动,经常跑到国外去玩,所以姐姐的皮肤是古铜色的,爱穿背心的姐姐露出来的乳房也被晒成了那漂亮的古铜色。

  只得一提的就是姐姐的下半身,并不像亚洲人一样大腿细细的,反而与美国的那也黑人女子一样,有两条健硕的大腿,大腿很粗,并在一起不会要有一丝的缝隙。

  我最喜欢的,还是姐姐的肥硕的大屁股了,虽然它没有像美国黑人那样有两个篮球大,但也比一般的亚洲人的屁股大,很圆润,很翘挺。

  只要姐姐一走路,那两半美臀就会随着姐姐的步伐颤抖,从我第一次梦遗与对女人的身体产生兴趣后,欣赏姐姐走路就是我在家里最大的爱好之一了。

  为什么要说之一呢?那就不得不说说我的妈妈了。

  我的妈妈,令嫣然,三十八岁,怎么形容我的妈妈呢,用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这些词还是无法诠释妈妈的美。

  妈妈虽然已快年近四十,但妈妈是一名瑜伽教练,而且每周都会去做SPA,只看外表的话,很难相信妈妈是一名三十八岁的欧巴桑。

  现在就来说说我在家里的另一大爱好,那就是偷看妈妈洗澡,妈妈总喜欢在一楼的大浴室洗澡,而在浴室的隔壁,是一间保姆房,因为我家没有请保姆,随意这件保姆房就成了一间库房,在保姆房的墙上有一个用来给浴室通风的小窗口,每当妈妈洗澡时,我就会来到这里利用这个小窗口偷看妈妈洗澡。

  妈妈的身体很白,每当洗澡时因为热水的刺激,妈妈的皮肤就会变的红润,嫩嫩的,妈妈的乳房很大,是的,很大很大,感觉就像两个小西瓜挂在妈妈的胸前,妈妈的乳房虽然大,但是一点都没有下垂,还是充满了弹性。

  虽然我经常偷看妈妈洗澡,但是一直以来只看到妈妈的乳房,因为角度的缘故,看不到妈妈的下半身。

  这就是我,这的家,一个充满了温馨的家,直到有一天,一个叫程明的人来到我们紫玉山,破坏了我家的温馨。

  又是无聊的一天,白鹏鹍一起睡到了十一点才起来,随便的洗漱了一下就下楼来到客厅,玩起了PS4。

  就在白鹏鹍玩的兴奋时,『叮咚』一声门铃声响起,白鹏鹍搓着手柄喊道、「妈,有人敲门。」「妈在洗澡呢,你去开一下门。」

  今天白梦蕊又出门去冒险了,现在家里只有白鹏鹍和令嫣然两个人,白山就不用说了,因为生意,很晚才会回家。

  白鹏鹍很不耐烦的暂停掉游戏,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玄关,拉开大门。

  门口站着一名身高大概有170CM的年轻人,来人看起来和白鹏鹍一般大,穿着一身休闲装,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你找谁啊。」

  「你好,我是来推销化妆品的,不知道你家里有没有大人在啊。」听到是来上本推销的,白鹏鹍本能的就想直接关门不在理会,但当他抓住房门准备关时,看到门口青年的嘴唇动了动,但白鹏鹍却没听到任何声音,当青年的嘴唇停止,白鹏鹍的脑中突然出现了要邀请青年进门的想法。

  摇了摇有些晕眩的头,白鹏鹍收回抓住门的手。

  「奥,我妈在洗澡呢,你先进来吧。」

  「嘿嘿,需要换鞋吗?」

  ……

  白鹏鹍领着青年来到了客厅,还没有招呼呢,那个青年就自顾的一屁股坐在了真皮沙发上,白鹏鹍挑了下眉,也没多说什么,就座在地毯上拿起游戏手柄继续玩了起来。

  不一会儿,白鹏鹍的妈妈令嫣然裹着浴巾就来到了客厅,一边用抹布擦着头发,一边问道。

  「小鹏啊,刚才是谁在敲门啊。」

  白鹏鹍双眸不离开屏幕,随意的回答道。

  「奥,是一个推销化妆品的,就在沙发上坐着呢。」听到白鹏鹍的回答,令嫣然这才注意到坐在沙发上的青年,看到青年想自己看来,因为只裹着浴巾,令嫣然双颊泛红,略显尴尬的说。

  「不好意思,没有发现还有外人,我先去换件衣服。」说完,令嫣然就小碎步的快步上楼去了,在令嫣然上楼梯时,青年靠着沙发仰头看着令嫣然,因为浴巾很短,再加上令嫣然的巨乳,浴巾只能盖到大腿的根部,在令嫣然上楼时,春光泄露。

  「呦吼,粉色蕾丝的,我喜欢。」

  青年不由自主的感叹了一下,白鹏鹍听到了青年的话,但是没有理会,还是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游戏上面。

  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令嫣然才走下楼来,令嫣然穿一件纯白色的V领的短袖体恤,胸口处有一只兔子的涂鸦,因为令嫣然的巨乳,把这只小兔子撑的都有些变形了,令嫣然下身穿的是一件粉色的棉绒瑜伽裤,紧紧的帖在令嫣然的身上,显示出令嫣然那傲人的美腿与肥臀。

  「小鹏啊,怎么就知道玩游戏,还不去给客人倒杯水来。」「没关系的,我不是很渴。」虽然青年这么说了,但白鹏鹍也不敢违背令嫣然的命令,现在也没有什么心情玩游戏了,于是起身起给青年倒水去了。

  令嫣然优雅的来到沙发前,在青年的身边坐下。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你是要向我推销什么样的化妆品呢?先给你说一下,垃圾的化妆品我可不会要的。」虽然是这么说,但令嫣然还是满脸的微笑。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程明,我要向您推荐的是我们公司最新的茎叶美白乳了。」在程明做自我介绍时,白鹏鹍已经端着水回来了,也听到了程明的话,把水放的茶几上就卧在沙发里玩起了手机,他对令嫣然与程明的对话内容不是很感兴趣。

  听到是最新的产品,令嫣然也没有去细品这个美白乳的名字,就急忙问道。

  「那你快拿出来给我试试吧。」

  「好的。」

  答应了后,程明又是嘴唇上下动了动,还是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

  「女士,先请你跪在地上,这样有助于我帮您使用这茎叶美白乳。」在一般情况下,令嫣然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怒斥对方,白鹏鹍也一定会直接一拳就砸了上去,但现在,令嫣然没有半点的犹豫,乖乖的跪在了地上,而一旁的白鹏鹍只是抬眼扫视了一下跪在地上的令嫣然,就继续玩起了手机。

  见令嫣然乖乖的跪在地上,程明猥琐的笑着,站起身用自己的裆部对着跪在地上的令嫣然,令嫣然仰着头,用她那宝石般的大眼睛不解的望着程明。

  「不要急,我现在就给你取出茎叶美白乳。」

  说完,程明解开自己的皮带,唰的一下就把自己的裤子连同内裤退了下来,因为失去了内裤的包裹,程明裆部那根粗壮的大鸡吧就弹射出来。

  『啪』的一声脆响,程明的大鸡吧抽在了令嫣然的俏脸之上,大鸡吧的包皮已经完全的缩到了后面,一颗鸭蛋大小的龟头抵着令嫣然的脸颊,龟头的马眼处还渗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

  「女士,这就是我们公司最新研究出来的茎叶美白乳了。」令嫣然被大鸡吧抵着脸,有些难受,将头稍稍的向后一些,看清了这根大鸡吧,令嫣然伸出右手一把抓住大鸡吧,上下搬动着,仔细的观察着这个茎叶美白乳,接着又伸出左手捏住大鸡吧的龟头,左右扭了扭,又拔了拔。

  「这个东西怎么打开啊。」

  试了半天,令嫣然也没有找到打开这茎叶美白乳的方法,于是只好请教程明。

  程明嘿嘿的笑着,「这个是最新的产品,我们发明了一种新颖的方法,就是用嘴吸的,只要你把它含进嘴里,用你的舌头来回舔这个头头,再用力的吸就可以取出里面的美白液了。」听了程明的解释,令嫣然微微皱了下眉,「还真是奇特的方法呢。」说完,令嫣然先试探性的吐出自己的粉舌,轻轻的在龟头上舔了一下,感觉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于是就把自己的樱桃小嘴张的大大的,慢慢的,一点点的将龟头送进自己的嘴里,因为龟头实在是有些大,令嫣然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整个龟头含进了嘴里。

  把龟头含进嘴里后,令嫣然就利用自己的香舌在口腔内舔动着程明的大龟头,。

  感受着令嫣然的小舌头刺激着自己的神经,程明舒爽的哼出来声,「你这样只含着头头是没用的,美白液都存在后面这里的,我来帮你吧。」说着,程明双手抓住令嫣然的后脑勺,慢慢的挺动自己的腰肢,渐渐的,大鸡吧一点点的没入令嫣然的嘴里,当大鸡吧挺近到三分之二时,程明感觉到自己的龟头顶到了令嫣然的喉咙,令嫣然也发出了干呕的声响。

  既然到头了,那程明就再次慢慢的抽出大鸡吧,当龟头到达齿边时,再次将鸡巴捅进令嫣然的嘴里,就这样,刚开始是慢慢的挺动,随着时间的推移,程明的抽动频率渐渐的加快,每一次抽插都伴随着令嫣然的干呕声。

  程明奋力的抽动着,仰着头张着嘴舒爽的嘶吼着,旁边的动静吵到了正在听歌的白鹏鹍,取下耳机,望向程明这边。

  看着程明程明正在把裆部那黑漆漆的东西在自己母亲的嘴里抽插,白鹏鹍很不快,气愤的道。

  「喂,你干什么呢。」

  正在沉吟着的程明听到身边传来的问话,停止了抽动,先是用手拍了拍令嫣然的头,「现在你自己来。」含着程明大鸡吧的令嫣然点了点头,努力的用舌头舔动着口中的龟头,自己的头也是前后摆动着。

  「奥,我在给你妈妈使用美白乳呢。」

  「那你们的动静能不能小一点,都影响到我听歌了。」「嘿嘿,没问题,对了,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呢。」「白鹏鹍。 」「那这个现在在我胯下跪着给我咬的你的妈妈叫什么呢?」「我妈叫令嫣然。」「那你家里还有其他的人吗?」

  「我说你烦不烦啊,我就一次性告诉你吧,我家还有我爸,叫白山,每天很晚才会回来,我还有个姐姐,现在不知道正在哪个国家玩她的极限运动呢,现在不要烦我了。」白鹏鹍一口气说完,不在理会程明,重现插上耳机听起了音乐。

  程明得到了自己想到的答案,「没想到除了这个美熟女,还有一个女的啊,嘿嘿,我程明可不会客气的。」在程明想着事情的时候,身下的令嫣然学着刚才程明抽插她的样子,慢慢的找到了感觉,头部前后摆动的幅度增大,每一次都会深喉。

  程明现在是爽的不能自拔,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看着美娇娘埋着头唆着自己的大鸡吧,伸手抚摸着令嫣然的头发,看着自己旁边令嫣然的儿子,白鹏鹍旁若无事的玩着手机,顿时感到无比的兴奋,海绵体迅速的收缩,一股精液蹦发而出,射进了令嫣然的口中。

  感受到有东西射出,令嫣然也停止了动作,感受着大鸡吧在自己嘴里不停的跳动着,每一次跳动都会激射出一股热流。

  终于,程明的大鸡吧停止了跳动,程明慢慢的抽出自己的大鸡吧,一边抽一边说道、「令嫣然,等我抽出这茎叶美白乳的瓶子,你就把自己口中的东西都用手接住,不要撒了,这可是很珍贵的。」见令嫣然点了点头,程明把最后的大龟头抽了出来,随着鸡巴的离开,令嫣然一个呕吐,还好把手接在了嘴前,随着令嫣然的干呕,大量的浓稠白色液体汇聚在令嫣然的手中。

  「好了,不要全部都吐出来,剩下的就咽下去吧,我们这个产品是纯天然的,吃了后也可以起到美容养颜的功效哦。」听到程明的解释,令嫣然把口中剩余大半的精液都吞进了肚子。

  看着自己手中的白色液体,令嫣然一点点的将其涂抹在脸上,很快一手的精液全部被令嫣然摸在了脸和脖子之上。

  看着把自己的精液摸了一脸的令嫣然,程明嘿嘿的笑着,起身抓着还处在半硬状态的大鸡吧在令嫣然的脸颊上拍了拍。

  「先别急着摸了,来,这上面还有一点,你给舔干净了。」令嫣然听话的伸出粉嫩的香舌,细细的在程明的大鸡吧上舔着,不一会儿大鸡吧就被舔的曾亮。

  「感觉怎么样啊,我这个美白乳。」

  令嫣然仰起头,欣然的道「感觉很不错呢,敷在脸上有一种收缩肌肤的感觉,还很凉爽,不过就是有一点点的黏,不好扶开。」「粘稠是因为这是浓缩型的,这个精液在脸上敷上十分钟就可以洗掉了,你等等就可以看到效果了。」……

  十分钟后,令嫣然去洗掉了自己脸上的精液,照着镜子抚摸着自己的双颊,越看越觉得自己的皮肤比之以前紧实了不少,而且自己鼻头的一些小的黑头也不见了踪影,豁然感到神奇,兴奋的冲出了卫生间。

  如果一个特别熟悉令嫣然人看到令嫣然现在的脸,一定可以看出令嫣然的脸与之以前还是一模一样。

  令嫣然开心的笑着,来到程明的身边,抓着程明的手臂不停的摇晃着。

  「你那里还有多少瓶这茎叶美白乳,我全都要了,这个效果实在是太好了。」「真的很不到意思,我现在这里只剩下我裆部的那一瓶了。」「啊,只剩下一瓶了啊,真是好可惜,那你的这瓶我要了,你开个价吧。」「我的这瓶是没有价格的,如果你真的想要,那就让我住在你的家里,每天只要你想用,随时都可以用到。」令嫣然略微思索了一下,感觉这样很是划算,还可以剩下一笔钱,只是每天家里在多一双碗筷,于是就悻然答应。

  事情敲定后,令嫣然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好姐妹,这么好的东西一定要给她也用用,与是问道。

  「那现在你身上那瓶美白乳就是我的了,我邀请我的好姐妹来一起使用应该可以吧。」「当然可以,我希望是越多越好拉,这样还可以帮我们的公司打广告。」得到肯定,令嫣然立即起身去打电话叫自己的好姐妹们都来自己的别墅,说是有很好的美容液,女人们听完令嫣然讲述这精液的神奇之处后,都放下了自己手中的事情,向着紫玉山庄奔来。

  见令嫣然打完电话回来,程明好像又想到了些什么,大手放在令嫣然的大腿之上摩擦着,「我刚才听你儿子说,你还是一名瑜伽教练啊,能不能教我一些动作呢?」说着话,程明的手慢慢的摸进了令嫣然大腿的内侧,中指的指尖时不时的还会触碰到令嫣然小穴的位置。

  程明这么明目张胆的动作令嫣然并没有理会,而是对程明讲起了瑜伽的起源与练习瑜伽的好处,听的程明是天花乱坠。

  讲了好半天,发现令嫣然并没有停止的意思,程明只好出声制止了令嫣然的滔滔不绝。

  「好好好,我都明白了,你现在可以教我了吗?」发现了程明有些不耐烦了,令嫣然也不再自找没趣「那你想要学一些什么动作呢。」「嘿嘿,当然是那种一男一女配合着做的瑜伽动作了。」把瑜伽垫铺在茶几的前方,令嫣然想着要做一个什么样的动作,而一旁的程明,则是开始脱起了衣服和裤子,就练内裤也给脱了下来,看着程明奇怪的举动,令嫣然不解的问。

  「你在干什么?」

  「奥,我个人比较喜欢在练习瑜伽的时候不穿任何的东西,不用太过在意。」令嫣然撇眼看了下正挂在程明裆部的大鸡吧,嘱咐道,「这个随便你,不过你一定不要把这宝贵的美白乳给摔坏了。」说着,还俯身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程明的大鸡吧。

  冷不丁的受到令嫣然那光滑的小手的刺激,原本处在半勃状态的大鸡吧嗖的一下,竖立了起来。

  看着大鸡吧的变化,令嫣然嘟嘴在大鸡吧上亲了一下,「真是好玩,我太爱它了。」程明听到令嫣然的话,嘿嘿的笑着,「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开始吧,我们第一个先做什么动作呢。」「我们先简单的开始吧,你先座在地上,双腿并拢,双膝弯曲,成做仰卧起坐的姿势,对,就是这样。」程明按照令嫣然的指挥,乖乖的座在地上,接着令嫣然来到程明双脚的位置,面对着程明,俯身将自己的小腹抵在程明的双膝之上,张开自己的双臂抓起程明的双手,两人的手呈现一个菱形。

  令嫣然慢慢的前压,程明也随着上半身慢慢的向后倒去,才刚倒下去几公分的距离,令嫣然的身体就停住了。

  「程明,你能先把你这个美白乳收起来吗,他现在挡住了我的头。」「嘿嘿,我也无能为力啊,你自己想想办法吧,还有,这个美白乳其实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大鸡吧,你也后就这样叫吧。」令嫣然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接着就利用自己的下巴压住大鸡吧,费力的想到把这个大鸡吧给压到程明的两腿之间去,但没等令嫣然压到一半,就已抵挡不住大鸡吧向上的弹力,大鸡吧挣脱了令嫣然下巴的压制,狠狠的向上弹回,抽在了令嫣然的右面的面颊。

  这一下的力道很大,程明可以明显的看到在令嫣然的右脸上一个红红的印子,令嫣然并没有呼痛,低着头看着大鸡吧,想着解决的办法,就在令嫣然想着的时候,一直在旁边玩手机的白鹏鹍出声道。

  「妈,你怎么那么笨啊,这个什么大鸡吧不就在你的嘴边吗,你张开嘴把它含在嘴里不就可以了吗。」经过白鹏鹍的指点,令嫣然这才反应过来,没有一丝丝犹豫的将大鸡吧含进了嘴里,这次她的身体慢慢的向下,大鸡吧也随着一寸寸的没入到令嫣然的口中。

  在令嫣然停止继续向下的动作后,大鸡吧也将将抵住令嫣然的喉咙。

  程明惊喜的望向白鹏鹍,「小子有出息啊。」

  就这样,程明上半身倾斜着与令嫣然的手拉在一起,令嫣然的小腹抵在程明的膝盖上,双腿抬起,在空中做出了一个一字马来,而她的头深深的埋在程明的胯部,那性感的小嘴被程明的大鸡吧塞得满满当当。

  因为嘴里塞着大鸡吧,自己又是面朝着下方,所以令嫣然的口中产生了大量的口水,令嫣然只得不停的吸吮着,她的舌头也很不老实,不停的在大鸡吧的龟头上打转。

  这一直深着喉,在加上令嫣然的吸吮与撩骚,程明顿时爽的抖动起来,因为程明的抖动,大鸡吧在令嫣然的口中来回的触碰到令嫣然的扁条体,令嫣然干呕,将大鸡吧吐出一些,但很快又再一次顶了回去,来回的反复,令嫣然的干呕声也是有节奏的响起。

  五分钟后,程明舒爽的感觉自己快要爆发了,就在这时,令嫣然竟抬起了头,把大鸡吧都吐了出来,起身后令嫣然立即从旁边的茶几上端过一杯水,急忙的灌进了嘴里,强行压住了想要呕吐的感觉。

  做了几个深呼吸,令嫣然这才缓了过来,「好了,这个动作我们做完了,我们接着进行下一个动作。」这个动作有一些难度,只见令嫣然一个横叉就坐在了地上,上本身爬在了地上,那挺拔的双峰被挤压的变的更大了,并告诉程明,他也需要横叉着在自己的身后,身体爬在自己的身上,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腰。

  程明皱着眉头先尝试了一下,没有成功,无奈的程明于是用念动了那无声的咒语,唰的一下,程明就成功的劈叉劈了下去,但当程明准备向前移动不抱住令嫣然时,自己的大凶器戳在了令嫣然那浑圆的屁股上。

  「你在干什么啊,快点啊。」

  「啊,我的大鸡吧又碍事了,等等,我有一个好办发了。」程明叫白鹏鹍给他去拿里一把剪刀,程明接过剪刀在令嫣然大屁股那里剪了一个大窟窿,露出了里面那可人的粉色蕾丝透明小内内,程明把手从那个窟窿伸里进去,在令嫣然那肥硕又不失弹性的屁股上放肆的蹂躏着,令嫣然的两个屁股蛋蛋被程明抓出各式各样的形状,程明还在把玩着这近乎于完美的大腚。

  被玩弄的令嫣然有些不耐烦了,「我说,你到底做不做了。」没有想到令嫣然竟然会用这种语气与自己说话,程明很是生气,冷笑着,「哼哼,做,当然要做,我这次要叫你欲罢不能,嘿嘿。」低语完,程明双手抓住令嫣然那可爱的小内内,稍微的一用力,就把那小内内撕成了碎片,程明扶着自己的大鸡吧,调整好角度,将大龟头抵在令嫣然那失去内裤保护的小穴口,大喊一声,我来了。

  『噗』的一声,程明将自己那黑粗长的大鸡吧一下就捅进了令嫣然的小穴,还好在刚才做第一个动作的时候,令嫣然给程明口交,下方的小穴也随着分泌出了一些蜜汁,要是没有这些蜜汁,就刚才程明那一捅的力道,令嫣然是铁定要被送进医院的。

  『啊』一声响彻房间的嘶吼声在『噗』声之后响起,那是令嫣然的痛叫声,因为令嫣然从来没有被这么粗大的鸡巴草过,所以现在被程明这么一捅,顿时感觉自己的小穴好像是要被撑破了一样,那感觉就和自己生小孩时的感觉一样。

  不光是小穴很痛,程明这一捅直接捅到了令嫣然的子宫口,没有一丝的停歇,一贯到底,直接冲破了令嫣然子宫口的保护,大龟头刺进了子宫内。

  这感觉使的令嫣然的大脑瞬间出现的空白,头晕目眩的,两眼直翻白眼,就在令嫣然刚刚恢复了神志时,程明也不在管什么瑜伽了,抱着令嫣然的小蛮腰站了起来,将令嫣然的身体压在茶几之上,愤怒的将大鸡吧全部抽出,接着又是全力的一刺,大鸡吧再次捅进了令嫣然的子宫。

  令嫣然又是一声嘶吼,被吵到的白鹏鹍抬眼饶有兴趣的看着,只见程明双手用力的捏着自己母亲的两半屁股,将其分开到最大的程度,看着自己母亲的屁股被程明捏的都有些肿了,白鹏鹍也没有上前去制止程明,还是安然的座在那里看着程明一下下的抽插着自己的母亲。

  『啪,啪,啪。』的巨大声响萦绕在客厅之中,伴随着啪啪声的是令嫣然那似痛苦又像呻吟的叫声。

  在狠狠的插了令嫣然四五下,以示惩戒后,程明变换了策略,改用了九浅一深的插发,快速的在令嫣然那已泛滥的小穴中抽插九下后,将大鸡吧退到搔穴的洞口,腰部用力一挺,将那有25CM的大鸡吧全部插入到了小穴中,在插进去的同时,程明还在令嫣然那已然红肿的屁股上狠狠的扇了两下。

  「这就是给你的惩罚,以后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用那种语气跟我说话了。」「啊,奥……啊啊啊。不……不……敢了。」程明又在令嫣然的屁股上扇了一巴掌,左手抓住令嫣然的头发,把她的头提了起来,下身保持着一定的速度,一下下的抽插着,「你刚才说什么?」「我……我说……啊……我。再也不敢……了。」程明嘿嘿的笑着,奋力的前后摆动着腰肢,就这个姿势一直过了十分钟,客厅内已经被令嫣然的呻吟声与程明和令嫣然交合产生的淫靡的气味所弥漫。

  用后入式抽插了十多分钟,程明停了下来,将爬在茶几上的令嫣然翻了个个,抱着令嫣然的屁股,一上一下的抖动着,看着令嫣然那仰着头淫乱的样子,程明用自己的嘴巴抱住了令嫣然的小嘴,粗糙的舌头粗鲁的伸进了令嫣然的口中,就像一只黄鼠狼进了鸡窝一样,程明的舌头肆虐着令嫣然的粉嫩香舌。

  令嫣然被程明弄的都快要窒息了,好在程明是有分寸的,及时的离开的令嫣然的嘴巴。

  程明抱着令嫣然慢慢的移步到了白鹏鹍的面前,用命令的口吻对着白鹏鹍道。

  「来,抱着你妈。」

  将令嫣然丢在了白鹏鹍的怀抱中,因为离开了程明的大鸡吧,令嫣然顿时感到自己的小穴传来一阵空虚感。

  「哎……呀……不要停嘛,继续,继续,不知道为什么,被你的那个叫什么大鸡吧的捅的好爽啊,人家还要嘛。」令嫣然竟然发起嗲来,弄的自己儿子白鹏鹍一愣,而程明则是没有太过奇怪,因为令嫣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都是他弄出来的。

  程明叫白鹏鹍把令嫣然的屁股摆好位置,握着自己的大鸡吧走上前去,先是用手揉了揉令嫣然那已经被程明草的红肿起来的小穴,接着用手捏住令嫣然那珍珠般的阴帝,揉搓起来。

  随着程明的揉搓,令嫣然的身躯不停的颤动着,有时还会挣脱白鹏鹍的控制,玩了一会后,程明举着枪,在令嫣然的小穴的抽打了一下后,跐溜一下,大鸡吧再一次插入进了令嫣然的小穴。

  程明快速的抽插着,看着在自己身下,儿子抱着自己的母亲让一个陌生人插着穴,程明感觉到了成就感,因为有这样的想法,这次程明很快就感觉到自己快要射了,于是加快的抽插的频率,当程明狠狠的将大鸡吧插进令嫣然子宫后,程明精门打开,大量的精液如同水库开闸似的,喷射到令嫣然的子宫内壁上,令嫣然身下的白鹏鹍可以明显的听到那些精液喷射在子宫内壁发出的声响。

  程明这次射精足足持续了四分多钟,令嫣然的小腹都被程明的精液灌的明显的隆起,射完精后,程明颤抖了一下身体,就把那射完后还没有完全软掉的大鸡吧从令嫣然的小穴中拔了出来。

  『啵』的一声脆响,程明的大鸡吧拔了出来,随着大鸡吧出来的,就是那些被射进体内的精液,令嫣然的小穴口一开一合的不停的向外吐着浓稠的精液,那些被吐出来的精液全部顺这令嫣然的股沟流到了白鹏鹍的身上。

  等了好久,令嫣然才从刚才给中出的快感中走出。

  程明抱起虚脱了的令嫣然走向了浴室,而程明也叫白鹏鹍去换一身衣服去,因为再过不了多久,令嫣然的那些好姐妹们就会到来了。


  【完】